www.483.net

关于我们_wap

六叔一家

2019-05-28
       每当想起六叔一家,我总不由得会心一笑。我小时候的家在一个叫“泥窑”的平房区,那里“塞”满了住户,十分热闹,我家和六叔家就是一墙之隔的邻居。

       六叔的职业是蹬三轮车,为了多赚些钱,他也为乘客扛货,练就了牛一般壮实的体魄。虽工作辛苦,却从未听六叔叫过苦,他总是一扬手:“嗨,我就一粗人,这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小时候家里忙,我恰好和六叔女儿小早是同班同学,热心的六叔就顺道把我也接回来,在他家吃晚饭。父亲要每个月给他一些钱作为感谢,六叔却一口回绝:“多一双筷子而已,就是咱丫头别吃不惯我家的粗茶淡饭。”

       那时候,我最期待的就是放学那一刻,铃声一响,我就拽着小早的手狂奔。六叔早早就等在了校门口,他穿着白色背心,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,暖阳下,爽朗地挥手笑着。我们蹦上六叔的三轮车,欢声笑语一路回荡。

       六叔一打开院门,六婶便开心地迎了出来,接过我们的书包。屋里的圆桌上早已摆好了香喷喷的饭菜,席间,六叔不时插几句俏皮话,把六婶逗得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 六叔家红火而幸福的日子,绝离不开六婶的勤劳聪慧。每逢冬季,六婶挑了好些大个山楂,做了糖葫芦出街卖,红彤彤的山楂刷上滚烫的糖浆,院子里一时间热气蒸腾,甜香四溢。六婶总是不忘给隔墙相望,馋得直流口水的我送上一根;夏季,六婶又出炉一批香香软软的大面包,进了一批大白兔雪糕,六婶心灵手巧,人又亲切宽厚,她的生意总是很好。

       六叔在家年纪最小,排行老六,每逢新年,六叔的家人们都会在六叔家相聚。六叔六婶在大院里摆上饭桌,二人忙上忙下,张罗好酒好菜。院子里言谈欢笑声、觥筹交错声不绝于耳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   人有相聚,便有离别。平时我有多喜欢六叔一家,离别的那一天我就有多难过。搬离“泥窑”那天,六叔一家送我们到大路口,他爽朗的笑声依旧,粗糙的大手温柔地摸着我的头:“丫头,有缘还会再聚,不要难过。”

       儿时与六叔一家为邻的快乐记忆,一直被我珍存在心底,在之后的人生中,每当经历挫折,心情低落之时,我的脑海里总是能想起六叔那洒脱的笑。他一如既往地大手一扬:“那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时隔多年,我虽与六叔一家相别于人海再没相遇,但我知道,六叔一家一定在城市中的某个地方,过着幸福而美满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 谢谢你们,亲爱的六叔、六婶还有可爱的小早。

文/尚海月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